首页 > 平邑文化

记忆中的春节

www.paly.gov.cn  发布时间:2018/3/6 16:40:39 大 中 小 论坛


年,匆匆来,匆匆去。转眼间,假期也结束了,大家都恢复到往常忙忙碌碌的日子里。如今的人们,特别是成年人们,都已越来越感受不到以前那浓浓的年味儿。虽然大街上多了花花绿绿五彩缤纷的彩灯装饰,但没有了前脚挨后脚人头攒动挨家串门的热闹,好像少了小时候的那种仪式感和期待感。

2018 新年 分割线

记忆中,小时候,一到腊月就开始置办年了。一直到年三十,家里天天蒸汽弥漫、香气弥漫。这是年的味道,让人晚上都幸福的睡不着的味道……

还记得,以前到了腊月十几,就要开始赶集了。年前赶大集真是人山人海的,春联、年画、挂历、新衣服、灯笼、瓜子、糖块、鸡鸭鱼肉、香蕉、桔子、旺狗……妈妈每年都会买回家一张大大的挂画,一个大胖小子抱着个红色大鲤鱼,上面写着“年年有余”!当然,印象最深的还是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,几十里地都能听见!小时候刚开始不敢放鞭炮,爷爷总会给我买上一把“滴滴筋”,闪着电光的火药味如今都记忆犹新。为了应景,妈妈还要从集市上买一些假花,放在柜子上,有过年的喜庆!爸爸精心养育的茶花树每到春节也会适时地开花,朵朵繁花衬托着节日的氛围。

还记得,以前到了腊月十几,就要开始准备各种吃的了!烀一大锅肉和骨头,这就是年的特权。满屋子都是肉香,甚至在院子里都能闻到。这种等待的煎熬和吃上肉的满足,只有小时候才有!捞出烀好的肉和骨头,肉汤里再加些白菜、海带、黄豆芽、米豆皮子、萝卜片等,烀一大锅“烂菜”,盛放到一个大二盆里,放在院子里,到吃饭时搲上几勺带着冰碴的“烂菜”一热,那味道,说不出的香!有时能一直吃到初十甚至十五呢。当然,“烂菜”是自家人平时的“配菜”,不算是年夜饭“正菜”的。鸡、鱼、肘子、排骨才是小时候过年的标准套餐。杀“年鸡”也算是个大“节目”,肯定要围着大人们看的。小时候吃的鸡都是自己家养的鸡,喂得都是粮食,是最有营养、最放心的鸡,皮薄发黄肉质紧实不疏松,炖出来的汤都是油黄不腻的,配上那山蘑菇,真正的“小鸡炖蘑菇”,但绝不是“某师傅”牌的!坐在炉子旁边等待着炸肉、炸丸子、炸藕合、炸豆腐干、炸粉皮出锅,直接放进嘴里烫的直叫唤。蒸一锅又一锅杂粮窝窝头,烙一摞一摞的煎饼,主食备的足足的,丰衣足食嘛,希望明年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,一年的美好愿望全都寄托在食物上。包饺子,是过年必须准备的,谁过年不吃饺子那叫没过年!直到今天还是中国人最最重要的过年传统,没有之一!可是如今各种各样口味的饺子,却怎么也吃不出小时候的那种味道了。小时候没有那么多零食,散装糖整一盘子,小孩子的最爱,软糖、硬糖、酥糖、脆糖都有。远方的亲戚还会从外地带回来高粱饴、酒心巧克力,味道让人回味悠久。那时候不怕蛀牙,吃多少糖块都吃不够,吃到齁嗓子。

还记得,腊月二十四,那场怎么逃也逃不过的大扫除。

扫灰尘洗床单被罩窗帘衣服,能洗的都洗了,擦玻璃,擦桌柜,每个角落都清扫一遍,这绝对是过年前最难熬的一关啦,不能出去玩,被父母抓去大扫除。

还记得,腊月二十七八就可以放鞭炮了。那时候的鞭炮,拆开来放,年底守着卖鞭炮的小摊儿,大地红、串天猴、二踢脚、大礼花,还有一种叫摔炮,往地上、墙上一扔,威力很大。坏坏的小男孩,总是拿鞭炮往别的孩子身上扔,捂着耳朵看着鞭炮噼里啪啦的响,小时候围着鞭炮欢蹦乱跳的我们,好像就在昨天……

还记得,腊月二十九就可以贴对联了。毛笔字写的好的人家,基本上都被包围了,这家拿着红纸来找他,那家也是,一大堆人围着这个“文化人”,看着一笔笔写出来还透着墨香的春联,每家每户的春联都不一样。贴春联就少不了送财神的,不管薄薄的年画多少钱,都得买,财神都送到家了,哪能拒之门外?现在都买现成的,春联也印刷的越来越好看,但少了那一股子年味儿!

还记得,大年三十那一顿,是一年中最丰盛的,而且分量都很大。那一整天,妈妈都是围着厨房在转,烀肉,炒菜,炖鱼,酱肘子,大锅里煮着肉骨头,整个房间都飘着肉味。记得小时候每道菜上来都要闻了又闻,急得团团转,就想吃年夜饭。那时的我们以为,每一次过年都会更加快乐,没想到长大后的过年,竟是这般滋味。可能真正在过年的,永远是那些孩子们吧!

还记得,大年三十晚痴痴地盼着春节联欢晚会。那时候,春节联欢晚会还不像现在这样,地位可高了。吃完年夜饭,一家好多口早早就拿好瓜子水果,守在电视机前,等着赵忠祥、倪萍、赵本山、冯巩们的出现!那时候全家围坐在一起看春晚。到了12点,等大人们完成庄重的“敬天”仪式后吃饺子,小伙伴们可以围在一起打牌,听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,才叫过年!

还记得,过年可以穿盼了好久的新衣服。除了年夜饭、压岁钱之外,穿新衣服,是小时候过年最大的盼头了。那时候,一年买不了几件新衣服,全指望过年的时候了,没事就拿出来瞅瞅试试,叠的板板整整的,压在枕头下都睡不着觉,

想象着明天穿上新衣服的开心,睡梦中都是甜甜的微笑!

还记得,新年不许说粗话不许剪头,不许扫地不许哭,新年第一天,爸爸妈妈看上去都慈祥了很多呢,你可以调皮放纵,都不会被一顿胖揍,没事,过年嘛!只是有一个禁忌,尤其不能说“死”字,那多不吉利。

还记得,初一初二拜年串门一定要穿大口袋的衣服,可以装好多好吃的!过年嘴一定要甜,因为不仅能得到好吃的,还能得到平时不敢想的压岁钱!那时候的红包只有几块钱,但对我们来说那也是巨款啊!放在兜里怕掉了,放在其他地方怕偷了。当然,到了第二天妈妈一定会说:“你的红包拿来,我先帮你保管着。”对了,妈,你说,我小时候那些红包什么时候还我?哈哈……

还记得,那时最喜欢正月里的亲戚大聚会。过年的时候家里的亲戚都会回来,姑姑姑夫骑着自行车,带着好几个孩子,平时不常见的哥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能见,结交超级多的新的玩伴,一群孩子跑里跑外,叽叽喳喳的才叫过年!

小时候,年是爸爸冒着大雪买回来的好吃的,是妈妈给我买的新衣裳,是兜里舍不得花的那几毛钱,是那噼里啪啦金星四溅的一挂小鞭儿。小时候年是期盼……长大了,年是超市里的拥挤,是忙活了半天做好的饭菜,却没有胃口,是天南地北的奔波,是黑夜当做白天的忙碌。生活越来越好,过年的快乐却离我们越来越远……小时候哭着哭着就笑了,长大后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
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“年”不同啊!如今,虽然年不同了,但是生活确实越过越好了,家家户户都不愁吃不愁穿,想要什么平时基本上就都满足了,不必等到过年。过年,更多的是让匆忙的脚步停下来歇歇,是为了那一份团圆与陪伴!如今,长辈们都已白发苍苍,儿时的玩伴都已成家立业。现在的自己也早已过了而立之年,为人子、为人夫、为人父,没有了年少的轻狂,感觉到的是肩上沉甸甸的工作、生活、家庭的责任。

又是一年新开端,习总书记说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,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,日子肯定会更加美好!为了小家和大家,唯有努力工作,才能幸福生活!

  薛玉伟

编辑:平邑县委政法委宣

中央政法委 | 全国人大常委会 | 最高人民法院 | 最高人民检察院 | 司法部 | 公安部 | 全国政协 | 山东政法网 | 省公安厅 | 省检察院 | 省高级人民法院 | 山东司法
临沂党建 | 临沂人大 | 临沂市府| 临沂政协 | 临沂纪委 | 临沂法院 | 临沂检察 | 临沂公安 | 临沂司法 | 中国临沂网
新浪网新闻中心 | 法制网 | 正义网 | 中国法院网 | 中国警察网 | 中国法学会网 | 民主与法制网 | 新华网法治频道 | 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

临沂政法网     兰山政法网     河东政法网     罗庄政法网     郯城政法网     兰陵政法网     沂水政法网     沂南政法网

费县政法网     蒙阴政法网     莒南政法网     临沭政法网     高新区政法网     经济开发区政法网     临港区政法网